移動版
在這裏認識香港



國安法釋法草案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作者: 藍松山、林熹   來源:文匯報    2022-12-30 10:56

【識港網訊】

12月29日下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百三十一次委員長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栗戰書委員長主持會議。新華社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百三十一次委員長會議29日下午在京舉行。栗戰書委員長主持會議。會議聽取了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李飛作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釋法案文建議稿審議結果的報告等,審議了相關議案代擬稿、草案修改稿、決定草案、解釋草案等。委員長會議決定,將上述議案代擬稿、草案修改稿、決定草案、解釋草案等提交常委會會議審議。多名全國政協委員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就香港國安法行使解釋權,不僅體現對香港的高度重視和責任擔當,同時也有助於凝聚共識,確保維護國家安全。

全國政協常委、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榮譽主席吳良好指出,黎智英獲香港法院准聘海外律師在涉嫌危害國安案件中抗辯,衍生國安風險,特區層面已無法解決有關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是在現有法律框架下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他指出,中央對香港國安風險絕不坐視不理,必定會行使權力加以糾正。人大釋法決定具備不容挑戰的法律權威地位,每每在關鍵時刻撥亂反正、息紛止爭。社會各界期望釋法能夠排除香港國安風險,確保香港聚精會神謀發展,譜寫由治及興的新篇章。

提請人大釋法得民心順民意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福建社團聯會主席吳換炎表示,提請人大釋法是特區行政長官李家超維護國家安全的正義之舉,是得民心順民意之舉,理應受到全港市民的一致擁護,也自然會受到中央的理解支持和積極回應。

全國政協委員朱鼎健說,在香港特區遇到無法解決的有關國家安全層面的問題,特區政府必然需要通過中央政府向全國人大提請,對香港國家安全相關問題予以協助。再者,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是香港法制中重要而無可取代的組成部分。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納入釋法議程,依法就香港國安法行使解釋權,不僅體現對香港的高度重視和責任擔當,同時也有助於凝聚共識,確保維護國家安全。

全國政協委員施維雄表示,黎智英案擾攘多時,香港特區該做的、自己能做的似乎都做完了,紛爭卻仍在持續。顯然,這對香港特區的法律、法治、社情、民意等仍構成衝擊。在香港特區層面無法解決有關問題的情況下,由行政長官建議,國務院提請,再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最終確保法治實踐不走偏、不走樣,已經到了非常必要的關頭。

本地法律不能與人大釋法相牴觸

全國政協委員高彥明指出,法律解釋權是一種釋明權,是國家主權的一種表現形式。香港國安法作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根據憲法、立法法和香港基本法規定,其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法院沒有最終解釋權。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常設機關,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對香港國安法作出的解釋,香港的本地法律包括普通法在內都不能與它相牴觸。

全國政協委員龔永德表示,香港國安法要保護的對象不僅是香港,而是整個國家。因此,國安法第六十五條列明國安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安法的第三條和第六條分別指出香港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在香港的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都應遵守國安法,不得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他質疑,其他外國國家會否容許一位不懂該國語言的中國律師為該國的國安法案件做辯護律師?全球可有先例?香港一定不能開這個全球先例。

修補國安法實施過程不足之處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黑龍江社團總會主席魏明德指出,由於本港的法律程序已走完,最適當的處理方法便是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款和香港國安法第六十五條的權力做出解釋,有助釐清立法原意、條文不清晰的地方,修補在實施過程中的不足之處,為日後司法機構獨立審判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

港各界:釋法能起息紛止爭作用

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將解釋香港國安法有關條款列入議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社會各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在過去的經驗中,每次人大釋法都能夠起到息紛止爭、為香港解決重大問題的作用,且人大釋法是堵上法律漏洞的必要之舉,也是確保香港國安法準確實施的必須之舉,因此非常支持及歡迎人大釋法。

新民黨立法會議員李梓敬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具有解釋香港國安法的權力,因此釋法具備法理基礎。在道理上,絕對不能容許外國律師參與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因為此類案件涉及機密信息,而外國律師不受本港法律團體所監管,所以存在很大的洩露機密風險,因而絕對應該支持及歡迎人大釋法。

鞏固香港法治基石

香港菁英會表示,期待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相關條文作出解釋,有助於釐清立法原意,這也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一步。「香港再出發」共同發起人、香港菁英會副主席高松傑指出,香港國安法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所訂立,立法目的之一就是要防止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在過去的經驗中,每一次人大釋法都能夠起到息紛止爭、為香港解決重大問題的作用,也是堵上法律漏洞的必要之舉,對於鞏固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特區憲制秩序意義重大。

全國青聯委員賴嘉汶表示,香港國安法由訂立至實施的時間較短,可供參考的判例較少,出現法律紛爭的機會也較大。此外,由於過往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均是由普通法角度出發,或會忽略了國家安全的立法精神,而作出了引起爭議的決定,因此是次人大釋法是絕對必要,不僅不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更是進一步鞏固了香港的法治基石。

她相信通過今次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可以令香港各界更清楚明白香港國安法的立法原意,尊重香港國安法的權威性和凌駕性,從而息紛止爭,確保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不會造成錯判,消除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風險。

港法律界:釋法不影響司法界聲譽

有香港法律界人士指出,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法律是憲法同基本法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一項重要權力,不但不會影響香港司法界聲譽,反而能使香港國安法全面準確實施得到更堅實保障。

香港法律專業人員協會會長王吉顯指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解釋法律是憲法同基本法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一項重要權力。根據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款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解釋法律權力,而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指出,基本法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

海外律師未能理解立法原意

香港法律專業人員協會認為,海外律師絕對未能理解香港國安法條文內的立法原意,亦會構成洩露國家機密之嫌,從而引致外國勢力干預香港的嚴重後果。

更重要的是,香港國安法是以中文條文為主,英語版本只是作參考之用,海外律師未必能有效及準確解讀中文條文,繼而為黎智英一案進行辯護。釋法對香港繁榮穩定和「一國兩制」行穩致遠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只有釋法才能有效釐清並正確理解國安法,是維護國家安全必要之舉。

本身是律師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表示,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釐清香港國安法的立法原意,並明確闡述日後國安法案件聘用海外律師的相關限制及要求,有助進一步保障國家安全。

责任编辑:szy